中国自动化网-工控人家园官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轻松一刻 > 房产经济 >

转账多了2个0 花旗竟要白送人32亿巨款!诉讼追讨落败

时间:2021-02-19 09:1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转账多加了两个0 花旗竟要白送人32亿巨款!诉讼追讨落败
银行史最大乌龙!这家银行汇款多打两个零,导致32亿元无法追回,法院已判决收款方无需归还。
 
 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 日前报道,去年8月花旗银行(Citibank)汇款时误操作,错误地汇款9亿美元,造成“银行史上最大失误”。近日,美国法院裁定,收款人无需返还错误汇出的5.04亿美元(约合32.5亿元人民币)。
 
  报道称,花旗银行此前代理露华浓(Revlon)的贷款业务,计划替露华浓债权人偿还近780万美元的利息,但却意外汇错高达9亿美元的金额,尽管部分债权人事后向花旗银行归还了部分款项,但仍有近5亿美元资金无法追回,花旗银行因此发起诉讼,控告涉及收款的10家投资咨询公司。
 
  据花旗银行1月公布的2020年财务数据显示,去年该行收入743亿美元,与2019年持平;其中净利润为114.3亿美元,同比下降41%。
  错误多汇出近100倍,法院裁定无需归还
 
  2月16日,美国地方法院法官杰西·福尔曼(Jesse Furman)对花旗银行去年8月错误多汇出的5.04亿美元一案做出裁决,包括Brigade Capital Management、HPS Investment Partners和Symphony Asset Management等在内的10家公司,不必返还花旗银行多汇出的相关资金。
 
  据CNN的报道称,法官表示,他们不该被认为这笔转账有错,在部分放款人返还溢付款项之前,花旗错汇超过9亿美元。在汇款错误被发现后,部分放贷人确实归还了部分资金给了汇款方花旗银行。
 
  不过,花旗银行仍可以对此进行上诉。花旗集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“我们完全不同意上述决定,并打算提起上诉。我们相信有权获得这笔资金,并将继续追回全部资金。”
 
  该案法官福尔曼表示:“要去相信全球最经验老道的金融机构之一的花旗集团,犯下从未发生过的错误,总共将近10亿美元,几乎是没有道理的。”同时,法官承认花旗银行可能会上诉,因此保留了一项临时限制令,即阻止了10家公司使用这笔钱。
 
  露华浓的两家债权公司认为,这笔款项是他们在2016年客户贷款所欠的确切金额,付款的各个过程和内容都使两家公司认为这并非无意为之。有债权人表示,意外汇错的钱正是花旗欠他们贷款预付利息,只不过这笔款项要很长一段时间后才到期。
 
  通常而言,银行对于错误汇款都有权要求收款者退还,并且,若收款者使用错误汇款的资金,在多数国家和美国大多数州都是涉及侵占或其他重罪。资料显示,纽约州的法律不同于其他州,若收款者本来就该拿到相关资金,即使金额不符,只要对错误汇款不知情就能将资金留下。
 
  在报道中,此案法官福尔曼认为,尽管此案很可能是如众人皆知的“黑天鹅事件”,再次发生的风险很小,但银行业应该消除这种风险。
 
  因风控缺陷,被美联储罚款4亿美元
 
  对花旗而言,2020年真是“破屋又遇连夜雨”!
 
  去年10月,美联储官网发布一份对针对花旗处以4亿美元罚款的公告,点名批评花旗银行未能改善自身风险管理系统,在系统的基础架构上出现缺陷。该系统未能精确识别潜在风险,从而可能使银行造成成本高昂的失误。
 
  美联储要求花旗集团董事会在当月提供一份报告,详细地说明花旗集团将如何使高级管理层对风险管理、内部控制和数据质量管理的问题负责,以及如何使高管承担责任赔偿,以符合风险管理目标。
 
  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花旗集团表示,“对于未能达到监管机构的期望,我们感到失望,并将全力以赴,彻底解决相关问题。花旗正在开展重要的补救项目,以加强我们的内控合规,风险系统和数据治理等。”
 
  去年,花旗集团首席财务官Mark Mason在公开发言中表示,花旗集团在2021年的支出将有所增加,其中主要用于对风险管理及内部控制系统进行全面改革,从而构建出更有效率的组织架构。
 
  净利润下降41%,离任之际CEO薪酬也遭大削减
 
  在将9亿美元错误汇给收款人及被美联储开出4亿美元罚单,叠加全球疫情影响下,花旗集团2020年实现净利润114亿美元,同比下滑超过41%。而在2019年,该公司净利润为194亿元。营收方面,花旗集团2020年全年收入743亿美元,与上年持平。
 
  据花旗集团官网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,该公司业绩表现强于预期。2020年第四季度,其净利润为46亿美元,摊调整后的每股收益2.09美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60%,高于华尔街市场普遍预期的每股1.31美元。
 
  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迈克尔·科巴特(Michael Corbat)表示,“我们在充满动荡的第四季度结束了强劲的一年。尽管COVID-19产生了巨大的经济影响,但我们的收入却与2019年持平,这标志着我们多元化经营的实力和韧性。”
 
  值得一提的是,业绩下滑的情况下,花旗集团CEO的薪酬也遭到大幅度削减。据花旗银行2月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文件显示,花旗将CEO迈克尔·科巴特的薪酬在2020年削减了20.7%,已降至1903.5万美元,约合人民币1.23亿元。
 
  而据此前花旗集团披露,首席执行官迈克尔·科巴特也将于今年2月底退休,即将接任他的是,目前该行总裁兼全球消费银行部门主管简·弗雷泽(Jane·Fraser),她也成为美国华尔街大型银行中的首位女性首席执行官。
 
  即将掌舵花旗集团的简·弗雷泽现年53岁,最早在高盛伦敦的并购部门,随后在麦肯锡工作了十年并升任合伙人。她于2004年加入花旗并迅速升职,先后担任过战略与收购部门负责人、私人银行首席执行官、为花旗贡献14%营收的拉丁美洲业务负责人等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